supreme  Gosha Rubchinskiy vetements KENZO CDG PLAY OFF-WHITE THOMBROWNE slp ASSC givenchy
当前位置: 潮牌 > Supreme >

至高无上的Supreme这捎带情色的衣服 你敢穿吗

时间:2018-03-31 21:3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不知道有多少吃瓜群众想亲眼目睹 Supreme 变凉的那一天,但恐怕你们得花很长一段时间去等待了。毕竟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Supreme” 可是不会轻易倒下的。

 

既然如此,那标题又是几个意思?别急,先听我说。

 

Supreme 尽管有众多忠实的拥趸守护,但这一次的联名恐怕就算是原价入手,你们也未必敢把它穿在身上。啧啧,竟然还有连 Supreme 都带不起的货?

 

▲ Nan Goldin

 

是的。在本季度,Supreme 找来了美国摄影师 Nan Goldin 合作,将 Goldin 其中的三张作品放在了帽衫、Tee、教练夹克与滑板上。

 

 

 

乍眼一看,平淡无奇中透漏着熟悉的印花版式,不过,Supreme 这样的设计我们现在也无须吐槽了(谁叫它是 Supreme 呢),重点是在于这三幅作品。这些作品除了其中一副是艺术家 Nan Goldin 本人以外,其余两幅都是异装癖爱好者、变性人。

 

 

所以,你真的敢把它们穿在身上?最后的结果指不定就是受到父母亲的 “质疑” 了。说到这里,笔者可不是瞎起哄鼓吹大家千万别买,反倒是从这一次的联名当中,终于理解了 Supreme 受到如此追捧的原因了。

 

 

 

私人纪实摄影鼻祖 Nan Goldin 

 

▲ Nan Goldin

 

“我的作品都是瞬间的抓拍,这种摄影形式更能贴切的表现爱的存在”,Nan Goldin 曾如是说道。

 

 

她的镜头往往对准的是她的亲人、朋友,或者是性别属性较为 “强烈” 的人物,再以她个人的艺术手法,最终呈现的是一种看似平静、孤独,实则暗藏汹涌的作品,因为她将镜头对准的是妓女、瘾君子、同性恋、异装癖爱好者以及艾滋病患者这群边缘人物。

 

 

就是这样用最私人化的方式记录了她身边人的私密生活,让 Nan Goldin 成为了 “私人纪实摄影” 鼻祖。

 

 

她之所以将镜头对准这些被边缘化的人物,与她儿时的经历不无关系。Goldin 出生于美国华盛顿,成长在波士顿郊区的中产阶级犹太家族,那时也正值美国年轻人开始反传统,追求自由性爱、嗑药的 50、60 年代,而她的姐姐因为对自身性别的模糊定位以及传统观念的压力,在 18 岁时便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Goldin 失去亲人的痛苦,让她开始正视个体与社会的联系。14 岁离家出走,混迹纽约最为隐蔽的地下,与同性恋者、异装癖者、变性人为伍,也从那时开始她拿起了相机记录琐碎、亲密,又毫无遮掩的生活情景。

 

 

“摄影拯救了我,每次经历某些恐怖或者伤痛,都会想到靠拍照才能幸存”,如果你没有经历那个年代的痛苦,或许你根本不会懂得 Goldin 的负担和对一切事物抱有的怀念。

 

 

这个阶段可以说是 Goldin 摄影事业的起点,而她在 1973 年举办的首次个展,其作品就是展示了城市里同性恋和双性恋的社区生活。从大学毕业之后的 Goldin 搬到纽约,开始用自己的相机记录纽约后朋克新浪潮和 Stonewall同性恋文化,当然所谓的毒品亚文化也在这其中。

 

 

这一期间她的摄影作品,自然而不做任何修饰,赤裸裸的展示了边缘人群的生活状态,最终集结成册,推出 《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 》(性依赖的叙事曲),这些照片描绘了吸毒、暴力、侵略性夫妻、同性恋者缠绵的瞬间。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与 Supreme 合作选用的 3 张摄影作品,全部取自于这部作品集。

 

▲ Misty and Jimmy Paulette in a taxi, NYC 1991

▲ Kim in Rhinestones, Paris 1991

▲ Nan as a dominatrix, Cambridge MA 1978

 

慢着,在这三张作品中,又怎么会有 Goldin 自己的照片?其实这部作品集其封面人物就是她和她的男友,并且里面的内容也有她自己被男友打得鼻青眼肿的形象。

 

▲ 《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 》封面

▲ Goldin 被男友施暴后,请朋友拍下此张照片

 

因为她想打破摄影者只是 “窥探者”  的惯例,开创了一种大胆地将私人生活纳入纪实摄影的新型体裁,更何况她本身就是边缘人群的一员( Goldin 也体验过双性恋)。

 

 

终归而言,Nan Goldin 所拍摄的对象,包括她自己,都是时代背景下的不同个体但却有相同命运的人罢了,但影射出的是美国人的失落以及被剥夺的权利。

 

 

 

也许只有 Supreme 敢与 Nan Goldin 合作了

 

在与 Supreme 合作之前,Nan Goldin 曾与荒木经惟共同推出表现东京青年生活的摄影集 《Tokyo Love:Spring 1994 》。

 

▲ 《Tokyo Love》

 

除此之外,她还与时装品牌联手,进一步踏入到商业摄影项目中,包括为 Bottega Veneta 拍摄 2010 年春夏系列广告,为 Scanlan & Theodore 拍摄 2010春夏照片,但最为让人所知的还是她为 Dior 拍摄的广告 《1000  LIVES.》。

 

▲ Bottega Veneta 2010 春夏

 

▲ Scanlan & Theodore 2010 春夏

 

▲ Dior 《1000 LIVES》

撇开与艺术家、时装品牌的合作,这一次 Nan Goldin 是首次与街头品牌沾上关系。Goldin 本人也对这一次的合作抱有期待,“我期待看到青少年在我的作品上滑动并穿着它们。在我看来,人们现变得越来越保守,尤其是千禧一代,因此我非常希望他们能接触到曾经现实世界中的想法。”

 

 

正如 Nan Goldin 所强调的,从 70 年代至今,大家对 “自由” 的敏感度反而降低了不少,现在的年轻人棱角大都被磨平,也变得不再 “激进”,同性恋、双性恋、异装癖、艾滋病依然还是会被大众冷眼看待,依然还是属于社会的边缘。21 世纪的世界似乎又进入了曾经的 50 年代。也正是这个原因,带有强烈批判、讽刺精神的 Nan Goldin 作品在这个时代其实并不被讨好。

 

 

举个最为简单的例子,你真的会把印有艾滋病、异装癖患者的 Photo Tee 穿出街头吗?显然大部分人是不敢这么做的,所以当下的商业品牌也都尽量规避这一点。

 

 

但 Supreme 依然还是那个 Supreme。本以为受到 Carlyle Group 入股的影响,品牌在商业的决策方面会有所限制。毕竟卖掉股份的 Supreme 应该是更加看重市场回报率,用边缘文化来冒险显然是那些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高层们不愿看到的。

 

但事实是 Supreme 在这一次的联名中用一句话便回应掉了所有质疑:“庆祝她的作品所代表的多样性,并让年轻人接触它。”

 

没错,这很 Supreme。

 

 

 

 

 

坦白说吧,产品和设计销量好坏与否,其实在 “动笔设计” 之前,大家早已心中有数。毕竟,消费者的口味,不难预测。难能可贵的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敢为人先的做法,除了是大众眼中的 “标新立异”,更是我们对 Supreme 喜爱有加的原因。额,就是我们口中的 “街头”。

 

本次联名好卖与否,我不得而知(也许炒卖价会给我们答案)。但是,这样凉凉、却又 “暖意” 十足的  Supreme,你有理由不喜欢吗?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最新内容